今年最令人期待的女性电影,没有之一

作者 | Ben Croll、Peter Debruge,来源《The Wrap》《综艺》

编译 | Issac


大家一度呼吁女性应当以更合适的方式更多地出现在大银幕上,又或者是在实际创作中、电影产业里,女性应当获得更多的机会和主导权。有趣的是,大多数为人所熟知的对女性的银幕呈现,都来自男性。


不过今年提名金棕榈并获得最佳编剧的《燃烧女子的肖像》则比较不同。包括导演在内,其主创几乎全是女性,而这部电影本身似乎从头至尾都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直白的女性主义立场,这也符合导演瑟琳·席安玛一直以来积极甚至激进的平权宣言。

以下来自外媒的这篇文章,将从导演所选择的女性凝视、再现艺术以及主创的个人风格、生活等方面,带大家了解《燃烧女子的肖像》。


期待这部年度最优秀的女性电影,能早日与我们相见。



于今年戛纳电影节首映的《燃烧女子的肖像》,是一部视觉上极其美丽的年代戏,你不必提前做任何功课,就能为瑟琳·席安玛执导的这部电影所惊艳。


今年共有四部女性执导的电影入围主竞赛单元,《燃烧女子的肖像》是其中之一。这部电影大胆地直接讨论电影产业近来感到迷惑困扰的话题——“呈现”和“性别”,它将其焦点扩大至某个时期的女性主体,这段时期的历史记录几乎完全由男性一手把控。


虽然这部绚丽动人、越看越吸引人的女同爱情片,在表面上就已经张力十足了,但可能会有人忽略一个至今依旧如此的事实——当你通过一个女人的眼睛来看这个世界的时候,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即使对故事背景知之甚少,依旧能够仔细品味这部有关18世纪的艺术、包办婚姻和同性之恋的绝妙之作。然而,当我们对故事的背景有更为深刻的理解时,就会发现这部具有自反性的作品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维度。


电影将其视点落在“凝视”之上,讲述了肖像画家及其模特之间轻快而充满激情的浪漫故事。这部逐鹿金棕榈的强劲种子电影,带着既心酸又甜蜜的浪漫主义,从根本上讨论了“观看”这一动作——带着强烈的渴望看着另一个人,并看着对方回看向你自己。



我们跟随着才华横溢的画家玛丽安娜(诺米·梅兰特饰演),从巴黎来到布列塔尼,她受委托来为即将出嫁的贵族女子爱洛依丝(阿黛拉·哈内尔饰演)画像。但这件事必须秘密进行,因为即将出阁的爱洛依丝拒绝坐下来当模特,以此反抗这一段违背了其意愿的婚姻。


所以玛丽安娜作为同伴,陪在她不知名的模特身边,在悬崖边长时间散步的同时,也完整地深入了解了爱洛依丝——却不知道,对方也一直在回望自己。


当她们终于按照两人共同的意愿行事的时候,影片焦点也不完全落在她们的结合上,这一部分令人惊讶地一直留到了片尾位置。相反的是,故事开始讲述艺术创作本身以及艺术所必须的合作过程。



爱洛依丝了解到画像的事,当她看到已经完成的作品时,她批评指责这位年轻的画家——不是因为对方暗地里画了这幅画,而是因为她这么做是为了取悦他者(或者说:男性)而非自己。好像席安玛懂得劳拉·穆尔维的女性主义电影理论,并用它来解构这出古装戏(这么做似乎恰到好处!),叙事因而得到重置。


现在,这两位女性将合作完成一幅新的肖像,一幅为了追求呈现出真正的女性(以及女性主义,尽管当时还需要再等几个世纪才会出现能恰当描述这种艺术的语汇)的肖像。



后来,爱洛依丝鼓起勇气问玛丽安娜是否为裸体模特画过像。我们可以猜测,男性导演会如何来处理这样的情节,但席安玛选择了某种政治观点。甚至当衣服脱落时,导演是在枕边细语中寻找更多亲密感,而不是通过其他越过于此的举动。


所以这是席安玛所理解的女性凝视:看透表层,努力捕捉更深层次的情感——正如同有一场美妙极了的戏里,画家和模特罗列出在两人为时不长的相处时光中,所注意到的对方的所有微小动作。


玛丽安娜的画作可能遵循了某种特定的传统,将其主体的美丽与优雅客体化了,但围绕于此的电影揭示了,这两位女性在对方的眼睛里所感觉到的自己真实的模样。



《燃烧女子的肖像》这部电影既是与自身的对话,也是与更广阔的世界的对话——一部由女性执导、且演员阵容99%都是女性的电影,讨论的是人们有必要去真正地创作能够引领道路的“再现艺术”,而它也恰是通过“再现”才拥有了引领的作用。


《卡罗尔》《阿黛尔的生活》和《小姐》等电影是近几年来戛纳积攒下来的佳片,一直处于话语讨论之中,但这些影片无一例外皆由男性执导,演员阵容也几乎全是异性恋。


《燃烧女子的肖像》改变了这样的局面,带来了元文本上的转变:导演席安玛和主演哈内尔不仅仅是同志艺术家,她们之前也曾是一对恋人。



尽管通常来说,最好将艺术品与其创作者的私人生活分开来看,但这部电影中深深的自觉意识似乎在邀请观众进行这样的比较。


正如西班牙人和佩德罗·阿莫多瓦的《痛苦与荣耀》一样,大多数在法国看了席安玛的电影的人,会更先一步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众所皆知,哈内尔在凯撒奖的颁奖舞台上出柜,并向席安玛示爱。


他们可能再也不会在一起了,但席安玛用《燃烧女子的肖像》——一个苦乐参半的爱情故事,即使在结束之后也将丰富两位的生命的故事——回应了这份告白。